欢迎访问廉洁恩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热点 > 重要论述

贪官腐败“画像”之八:为名为利 他们“前腐后继”

发布日期:2017-09-07

  【编前语】岁月的年轮悄然走过,十八大以来轰轰烈烈的反腐败斗争,也已经进行了近四年。回顾近几年的反腐历程,铁拳反腐力度空前,没有“铁帽子王”,没有“丹书铁券”,超百“虎”入笼,数十万“苍蝇”被打落,海外“猎狐”大网不断收紧,“百名红通”的名字正一个个被划去。

  相应的,在反贪风暴下,一个个贪官的真实嘴脸被暴露在人们面前。他们在位的“高明”表演与沦为阶下囚结果的自相矛盾,质的变化,活像一幕讽刺剧,丑态百出,令人啼笑皆非。渐渐的,人们对贪官形象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在公众面前,他们有人意刻画自己廉洁奉公、嫉恶如仇的形象,大唱“反腐经”,猛烈抨击腐败分子,正义凌然;在工作岗位上,他们可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工作狂”,可能是善于领会“领导意图”并巧妙执行的好下属,可能是亲近百姓的好领导,可能是“三好干部”、“明星官员”,但在政治欲望、金钱美色面前,他们却对声色犬马深度迷恋、无法自拔,忘记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忘记了在党旗前的誓言,忘记了高悬在自己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伸了手,终有被捉时。当他们东窗事发,身陷囹圄时,才发现自己的“假面”根本无力掩盖,只不过是“一叶障目”式的自欺欺人。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官员的八种腐败“画像”,探究贪官的多样心态,为您揭开他们的“假面”。今天我们推出第八期,讲述“前腐后继型”落马官员的故事。

  

  2015年4月,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时距离他就任昆明市委书记仅仅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值得注意的是,在昆明市委书记这个职位上,已经连续三位“主人”倒下。高劲松的前任张田欣于2014年7月落马,而张田欣的前任仇和,2015年3月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一个地方或一个部门的几任主要领导因贪腐相继落马,这种现象被人们戏称之为“前腐后继”。昆明市委书记的“前腐后继”不是孤例。近年来,多地曾经发生过同职位官员接连落马现象,且涉及数个领域。

  山西太原三任“一把手”接连落马

  2014年10月,《山西日报》报道,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太原调研时提到,太原先后有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市公安局长出问题,还有多名干部和企业主被调查,在全国的省会城市中是罕见的。

  上面提到的三任落马的太原市委书记分别是陈川平、申维辰和侯伍杰。

  陈川平,2010年9月接替申维辰出任山西太原市委书记。2014年8月23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

  申维辰,2006年1月开始担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2010年9月起离晋进京,于2014年4月12日被宣布落马。

  侯伍杰,2000年1月至2001年9月担任太原市委书记,2004年12月落马,2006年9月以受贿罪被判刑11年。

  三个人随最终命运相似,但从政之路却各有不同。

  陈川平是典型的“商而优则仕”,1982年8月毕业后进入太原钢铁集团工作,从基层拾阶而上,2001年升任集团董事长、党委常委。2007年10月,45岁的陈川平以正厅级的地方国企“一把手”入选中央候补委员。2008年1月,任山西副省长,从而晋级省领导序列。2010年9月,陈川平入选山西省委常委,兼太原市委书记。2014年8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陈川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后第四位落马的中央候补委员。

  申维辰是2014年首名被查的正部级官员,亦是首名落马的中纪委委员。他起步于基层,45岁时出任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50岁担任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据媒体报道,申维辰主政太原期间,当地多名规划局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还发生过涉及60多名官员的窝案。2014年4月,中央纪委宣布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经审理查明:1992年至2014年,申维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晋升、岗位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1.965936万元。

  三人之中,侯伍杰在太原的时间最短,只有不到两年时间。2004年12月,侯伍杰因涉嫌受贿被立案查处。2006年9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广东茂名十余年4任书记3人落马

  2014年10月14日,茂名市召开干部大会,大会前夕传达广东省委决定:茂名市委书记梁毅民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十余年间,茂名4任市委书记中,有3个落马。

  2011年2月梁毅民赴茂名上任市长时,原市委书记罗荫国刚刚被广东省检察院反贪局立案侦查。2013年2月,梁毅民接任茂名市委书记。

  罗荫国的前任,后来任职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的周镇宏也在2012年落马。

  值得一提的是,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的落马还牵扯出一系列腐败案。2012年广东省纪委官方通报,此窝案共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茂名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

  梳理三位落马书记的简历可以发现,三人都曾在重要岗位担任了“一把手”,而且手握重权。梁毅民仕途起步于家乡开平,并最终在佛山市成长为炙手可热的“政坛明星”。直至2011年去茂名赴任,梁毅民在佛山工作了11年时间,并先后担任佛山中心城区禅城以及第一经济大区顺德的“一把手”。

  罗荫国的履历较为简单,从政生涯主要在高州和茂名两个地方。2003年4月,罗荫国升任茂名市市长后,开始一步步走向个人权力顶峰。媒体披露,罗荫国的案卷材料显示,1993年至2011年1月的18年间,有63人向其行贿了61笔财、物。其中党政或事业单位领导干部44名,商人19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周镇宏曾经被各界称为茂名的“反腐先锋”,他出任茂名市委书记后,提出了在当地颇有影响的“十论拒腐防变”,提出“建立有茂名特色的反腐防腐新体系”。然而,2011年,茂名官场大震荡,多名官员因贪腐被查乃至受审,周镇宏也在2012年倒下。

  公安、交通等领域也成“前腐后继”重灾区

  除党政“一把手”之外,公安、交通等领域,因权力、资源的相对密集,也容易出现干部“前腐后继”的现象。

  时任山西省委书记的王儒林曾提到的“太原连续三任市公安局长出问题”,指的太原三任公安局长苏浩、李亚力、柳遂记,2008年4月到2014年8月,六年多期间,三人接力落马。

  2011年,时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长的苏浩被举报有“私生子”,深陷舆论漩涡。同年11月,苏浩被调任山西省司法厅副厅长。2014年3月,苏浩从山西省司法厅副厅长名单里悄然消失。

  2011年11月,李亚力接棒苏浩担任太原市公安局长。一年后,因儿子醉驾殴打交警而遭停职调查的李亚力被双规。据悉,李亚力被双规的主要原因是其为包庇儿子涉嫌滥用公权力。

  李亚力被免职后,时任太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柳遂记兼任太原市公安局长一职。2015年12月,山西省纪委对外通报,对太原市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太原市公安局原局长柳遂记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至此,太原市公安局连续三位“当家人”落马,引发各方关注。类似情况,也出现在河南省交通系统中。

  从1995年曾锦城落马算起,到2011年董永安被“双规”,十几年间,先后共有四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被拉下马。

  1993年,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的曾锦城因被举报违纪违法问题被免职,1995年10月,河南省纪委决定对曾锦城立案调查;1999年10月,补位者张昆桐因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2002年12月,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被“双规”;2011年初,河南省交通厅厅长董永安因涉嫌违纪问题被纪检部门“双规”。

  ……

  小结

  “接力腐败”、“塌方式腐败”是对十八大以来中央强力开展的反腐败斗争的严峻考验,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争。为政者要警钟长鸣,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抵得住诱惑,切不可心存侥幸,更不能肆意而为,自觉拧紧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这个思想“总开关”,永葆政治本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要领导干部坚定政治立场、砥砺党性修养、常怀为民之心、恪守律己之责,就一定能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考验。当每一个党员干部身上的党性真正挺起来,硬起来,对腐败病毒的免疫力、对腐败侵袭的抵抗力增强了,才能真正走出“前腐后继”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