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廉洁恩阳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喻青天传 > 文艺作品

恬淡清香——巴中恩阳“喻氏老鹰茶”

发布日期:2015-02-25来源:恩阳区纪委监察局作者:何奎

  说实话,我虽然喝茶,但却不懂鉴茶;虽然爱茶,但却不善品茶。之所以随笔杂谈,缘于100多年前“挂印知县”喻秉渊,挂印请辞,布衣还乡,所播种的老鹰茶树种,如今已在四川巴中市恩阳区喻家梁翠绿成林、香飘千里,其喻氏老鹰茶更是恬淡清香、恩泽万民。

 

茶 缘

    儿时,初听老鹰茶名字,刨根一问,听到了老鹰与茶的故事。传说,山鹰专门寻找生长着老鹰茶树的高山峭崖筑巢搭窝,建立营盘。山鹰们孵出儿女后,每天要频频外出狩猎以哺育子女。而这个空档正是毒蛇、老鼠以及苍蝇偷窥鹰巢的时候。好在“友邻”老鹰茶的枝叶平时散发出一种淡淡香气,这种气体能使蛇、鼠之辈嗅而却步。所以,如果巢穴附近没有老鹰茶树,聪明的鹰爸鹰妈们便隔三差五地叼几枝老鹰茶枝回来放在窝边,庇护鹰宝宝们在巢中安全成长。听完这个传说,我在大致了解老鹰茶树得名由来的同时,心中对老鹰茶树顿生好感,倍觉亲切。

    随着阅历的增长,我对老百姓与老鹰茶的不解之缘,认识也日愈深刻。茶是百姓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物。老农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好吃不过茶泡饭,好看不过素打扮。”这茶便是老鹰茶。山区的群众都是吃着老鹰茶泡饭长大的。许多地方都有这样一个传统:取老鹰茶树的叶子或树皮煮水给初生的幼儿洗澡,以求孩子身体健康,少生病,茁壮成长。老人们喝它也能止腹泻,促进身体迅速恢复。在大巴山区,人们喜欢烹早茶。每天清早一起床,年轻人下地后,老人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屋后的井中取一桶新鲜山泉水,用文火烹煮一大壶老鹰茶。夏天,放在阴处凉着,冬天,置于灶头温着。老鹰茶见证了大巴山人的辛勤耕耘和平淡幸福。

    对于恩阳来说,老鹰茶与古镇的情缘婉约柔美,沉郁动人。在“早迟恩阳河”的时代,过往客商入住大栈房之时,总是要品上一碗古镇老鹰茶,便宜实惠,一扫旅途疲惫,既感受古镇之纯朴,又留满口茶香之醇厚。不过,在我看来,古镇老鹰茶最令人神往的情景应该是在炎热的夏季,一颗古树,一片阴凉,煮一壶老鹰茶,躺椅之上握一把蒲扇,或下棋博弈,或谈今论古,渴了就一口老鹰茶,岂不安逸巴适。

    当然,怀念古镇老鹰茶,其实是对那种纯朴质真生活的一种向往追求。这种向往追求,也许就是当年喻秉渊挂印辞官,耕读恩阳的根源吧!喻秉渊一生挚爱老鹰茶,他在云南保山县任上挂印请辞回归恩阳,随身带着的除了御赐“问心堂”匾额之外,还有一钵老鹰茶树种。那一钵树种,种满了喻家梁,栽遍了恩阳场……在消暑解困的同时,也帮补家用,甚至成了“军需物资”。

    老鹰茶也是“红军茶”。红四方面军在大巴山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之初,条件艰苦,环境恶劣,总部机关经常灯火通宵达旦,徐向前、王树声等首长连续工作几个昼夜不合眼是家常便饭。要驱困提神,老鹰茶自然不可少。老人们回忆说,那时候,总部首长个个都有饮茶习惯,一天不吃饭,谁也不会吭声,但茶缸中片刻少了茶水,便不行。于是,老鹰茶成为了红军军需物资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传说,红军长征之时,天气严寒,战士们衣裳单薄,连日行军赶路,体力透支,加上雨水打湿衣裳,很多战士感冒咳嗽、甚至进食腹泻,当地的老百姓在送吃送穿之时,将家中当作宝贝来用的老鹰茶熬制成浓浓的茶水送给红军喝,红军迅速恢复了战斗力。“亲人送水来解渴,军民鱼水一家人”,真实地再现了当年沿途百姓采摘老鹰茶熬水送给红军战士饮用的情景。听到这里,我对老鹰茶便油然而生钦佩之情,它在茶香传世的同时,传承弘扬了优良的革命传统。

 

茶 质

    老鹰茶的环境——浑然天成去雕饰。高山云雾出好茶。老鹰茶一般生长在海拔较高的山区、丘陵地带,这些地区气候寒凉,早晚云雾笼罩,平均日照短,日夜温差大。这样的环境虽然使老鹰茶树生长缓慢,但却让它汲取了来自天地山林之中的灵气营养。生长中,与清泉飞瀑为伴,被富含微量营养元素的山泉水灌溉;舒展中,与松涛和柏杉为邻,感受纯朴清新自然气息熏陶,使得老鹰茶茶芽滋味醇厚回甘,香气高远弥久。更重要的是由于老鹰茶树生长在山林之中,没有人为的干扰,没有环境的污染,茶叶在冲泡翻滚之中自然舒展,透出一股淡淡却又弥足珍贵的自然清香。

    老鹰茶的口感——欲说还休,却道滋味如何丢。老鹰茶在制作时,一般采嫩枝嫩叶晒干后,直接泡饮。泡饮时滋味厚实,先涩后甘,初饮者可能会说“气味难受”,但常饮后反觉老鹰茶口劲大、滋味浓、很杀口,在夏天饮用更觉消暑解渴、提神助兴。老鹰茶质地纯朴,冲泡之时没有那些繁文缛节的束缚讲究,茶具就地取材,大土碗、大茶壶、大瓷杯均可,茶具不同,滋味各有千秋。饮法也因人而异,粗犷之人痛饮海喝,茶香瞬间遍布全身;雅兴之人小饮一酌,茶香慢慢细润游走。但无论怎样,都有“余味留香,三日不绝”之感受。

    老鹰茶的功效——等闲变却茶树枝,谁知故人心不变。《本草纲目》中记载老鹰茶的功效有:止咳、祛痰、平喘、消暑解渴等,但这功效远没有穷尽,在巴山人的生活字典里,老鹰茶还是“救命茶”。1934年初春,大巴山区突然蔓延一种叫“窝儿寒”的疫病,一些村子全家老老少少都染病不起的,红军各个连队的病号也不少,战斗力锐减。红军卫生队立即和当地的老中医会诊,确定用老鹰茶和柴胡等中草药熬水喝遏制病情。红军战士攀峭壁采药、下河淘药,以连队、村寨为单位用红军平时煮饭的大铁锅熬药,刹那间,千里大巴山弥漫在浓浓的药香里。很快,一个个山村又恢复了生气,部队也重现了生龙活虎的状态。

 

茶 道

    茶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说“茶如人生、人生如茶”不过是让人们从平凡的小事中去契悟大道。“挂印知县”喻秉渊生于恩阳,任职于云南,他为官清廉,办案公正,被百姓誉为“喻青天”。他的人生,正如这老鹰茶。

    老鹰茶,虽然不像绿茶那样清新脱俗惹人怜爱,也不像红茶那样雍容华丽气质高贵;没有普洱茶受人追捧身价不菲,也没有铁观音香气袭人美名远扬。可是,它淡泊朴实的追求,平和里仁的品性,如璞玉打磨后焕发出的别样光彩,绚丽夺目;它“擅天地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冲淡闲洁,韵高致静”,自然朴实之中“不求闻达于闹市,不争显赫于人间”,始终如一,即使在“七泡有余香”中也无喧嚣之形,无激扬之态,茶香气韵久久不散,回甘口感耐人寻味。

    喻秉渊何尝不是如此,一生自始至终秉持“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与子孙”的家训,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无论做官,还是归隐,即使家境清贫,却丝毫不改清廉作风,就如那“历尽艰辛成极品,自甘恬淡散清香”的老鹰茶树。

    从古至今,历代文人墨客、社会名流以及宗教界人士,都喜欢以茶洁身自好、以茶养身心、以茶悦灵性。唐朝诗人韦应物认为茶是高雅圣洁的仙草。他在《喜园中茶生》中写道:“洁性不可污,为饮涤烦尘。”我曾经猜想,韦应物在写这首诗句之时,是否正在品评这生于丹山碧水之间,具有睿智超然境界的老鹰茶?睿智的老鹰茶上伺达官贵人不媚,下伴平民百姓不亢,自始至终保持它虽生长在山野烂石、砾壤之上,却不失坚强朴实的独特本色。也许,艰苦环境下的铁骨铮铮,不容玷污方能显其本色。超然的老鹰茶不因深受百姓喜爱得到追捧而骄纵,不因“出身深山鲜人问”而失落,虽经酷热之灵动,寒霜之彻骨,历炼造、复制作、强炮制,始终不变其质纯真、其味纯正、其色纯美的天然本色。

    喻秉渊一生坎坷,十六岁中举后,未能获得机会出仕做官为民谋利,但他不怨天尤人,不沉沦消极,反而创立了巴中历史上第一个宾兴,资助士子。在以“大挑”一等到云南任职后,他以“俸薪身家之外,不可贪用他之一分一文”作为座右铭,不收贿赂,不受吃请,一心为民,在办案之后常扪心自问是否公允。皇帝御赐“问心堂”匾额一块,褒奖其勤政廉洁。在其妻弟私受贿赂后,他辞官保廉,封印挂冠。史书记载:“临别时,云南保山百姓缝织万人衣,制作万民伞,自发联名劝留喻秉渊”。面对百姓挽留,他却毅然决然离去,不是他不想留下为民谋利,而是他为官清廉的秉性受到玷污之后,问心有愧,无法释怀,痛而辞官保廉,这恰如老鹰茶始终如一不改本色之秉性。

    喻秉渊虽还乡耕读,归隐田园,但仍心系黎民、支助乡邻;虽家境清苦,生活拮据,却慷慨解囊,修建考棚……其人正如老鹰茶,茶色鹅黄清澈,淡雅素净,恰似久藏琥珀;汤明色绿,清新可人,宛若水洗翡翠。“一杯清茶邀明月,月朗茶香听松声;莫论茶色苦,苦中有真味;回首茶更香,香浸脾胃腑。”曾几何时,头脑中浮现出:云南的夜晚,皎洁的月光之下,喻秉渊手持老鹰茶,面对“问心堂”,扪问人心、善问人生。再细品慢酌这喻氏老鹰茶,告诉人们一个千古道义:做人树德,为官清正。(作者:何奎,巴中市恩阳区委常委、纪委书记)